撰稿:Leandro Bonan 翻译:Yening Hu

 

几个月前, 在意大利和德国的双边会谈中,当Matteo Renzi决定在佛罗伦萨的学院美术馆开总结新闻发布会时,米开朗基罗的名字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两位首脑在米开朗基罗的著名雕像高17英尺的大卫面前对话有着巨大的影响。 大卫标志着意大利的艺术,它是米开朗基罗1504年在佛罗伦萨的期间内完成的: 他生活的大半部分时间都在托斯卡纳,大卫和他的其他作品包括如今在乌菲茨博物馆展出的Doni Tondo也证明了这一点。

20245-Michelangelo_Buonarroti_Tondo_Doni

米开朗基罗生活过的另一个城市是罗马, 准确地说是梵蒂冈。他与这个城市的渊源开始于一场诈骗: 他的一个丘比特雕塑作品不幸地丢失了然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当做古董以高的离谱的价格卖给了Riario红衣主教,也就是教皇西斯六世的外甥。红衣主教买了丘比特雕塑后才知道这是骗局,所以他决定见一下这个自作聪明愚弄他的艺术家(即使他本人不知情)。 他们俩的见面最终是互赢的,红衣主教把米开朗基罗介绍给他的舅舅来帮他找个工作;他们两人的关系引起了教皇法庭的嫉妒。尽管因为Buonarroti的动荡性质和法庭的无视,有几次长时间的中断,但是米开朗基罗在他生命中一直持续地为梵蒂冈工作。

这其中最著名的成果就是西斯廷圣顶的壁画, 米开朗基罗为此工作了十一年而且视力受损。 这幅壁画分两部分完成:他首先画成了拱顶( 1508至1515年),其次是著名的最后的审判( 1534年至1541年) 。原来的脚手架是由布拉曼特,另一位受教皇资助尽了最大努力想获得给米开朗基罗的工作的艺术家,但最后只是以雕塑家著称的人设计的。即使前者投诉,后者仍获得了重任,这代表了他的职业生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然而,米开朗基罗是一个骄傲的,偏执的人,他担心布拉曼特的移动脚手架实际上是一个陷阱:这也是为什么他拒绝和米兰最负盛名的设计了圣Satyrus的建筑师合作,创建了自己的脚手架的原因。本来,教堂的尺寸必须模仿那些耶路撒冷的圣殿,但由于梵蒂冈城的规模(44万公顷,其中23由花园占用),它后来被建成时只保持了相应的比例。

穹顶高65.6英尺,因为Buonarroti之前躺着面对着穹顶作画,所以他不知道这些巨大的人物形象在下面看是什么样子。 在最初的三个场景之后,也就是画完诺亚的故事之后,米开朗基罗拆掉了脚手架来看看完成的部分,但是结果令他悲伤和失望,壁画从他在脚手架上的角度来说完美,但是从其他观众角度来看就很拥挤。所以他决定简化内容并且放大人物: 结果对比太过于明显以至于人们以为中间换了画家。比如,在“创造亚当”中,上帝的手为15英寸长,整个画幅超过118英寸。

和拉斐尔在他的“雅典学院”中一样,不拘一格的艺术家希望在绘画中加入自己的形象,但其性质使得它相当困难:他肯定无法把自己描绘为一个圣经人物,但也不是被诅咒的人物。因此,他决定把自己寄托在巴多罗买(被剥皮的烈士)的皮肤上,这样即使他是被祝福的之一,他也称不上是傲慢。

juengstes_gericht_detail

 

由于蜡烛的油脂和络绎不绝的信道者,教堂逐渐变黑; 直到1980年开工,近二十年之后的1999年完成的修复工程后,整个教堂和原来的颜色才被恢复。只有一些小方块一直保持不变:几乎全黑,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展示穹顶是如何腐坏的。在最后的审判的右下角有一个特别的场景是在恢复之后才发现的:在此之前,它只是一个黑色的斑点。

因为不向公众开放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保罗教堂,那里是举办选举教皇的红衣主教密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教皇本人对自己祈祷的地方。博纳罗蒂的两个壁画 – 也是他最后的画作 – 刻画了罗马的守护神,圣彼得和圣保罗:前者描绘了他最后的殉道,表现出极度痛苦的样子,后者在他的皈依过程中被一束分割画幅的光蒙蔽了双眼。他把两者都描绘老了,即使这不符合圣经描述的事实。事实上,圣保罗相对年轻的时候就皈依了,鉴于他在新约里有时间写了好几封信。有些学者认为,这是米开朗基罗引入了另一个自传元素,因为这两个壁画是他最后的作品而且他75岁的时候画完了它们。

 

尽管当时的预期寿命很短,但是米开朗基罗超出预期14年,活到了90多岁。相传特伦托会议决定用窗帘掩盖他的不朽壁画《最后的审判》上的“淫秽裸体”,他为此身心俱疲所以累死了,因为他对这幅壁画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热情。

Scrivi

La tua email non sarà pubblicata